原301的老护士长:畅谈椿萱茂的幸福生活
2018-04-03

2017年是我生命中浓墨尽染的一年。这一年年底,我结束了在解放军总医院(301医院)35年的护理工作,也为38年的军旅生涯画上了圆满句号。

301医院老年神经内科工作几十年的职业生涯里面,我曾无数次见证了生命的脆弱与坚强,也曾无数次感受着长辈的无助与家属的无奈,我常常设想,应该给我们辛劳一生的父辈们怎样的晚年生活,让夕阳下的生命依然可以有质感、依然可以有尊严,即便有难愈的病痛与自然的衰老,也要一路有笑容、一路有欢歌….... 很多人渴望为人生留下一点什么,因为时代继续向前,因为所从事的职业使然,因为几十年后我们也将面临同样的养老问题,年过半百的我抵不住朝阳产业的召唤,怀抱与阶前兰桂齐芳,应堂上椿萱并茂的夙愿,毅然加入了远洋·椿萱茂,开启了人生的新选择——养老事业。

允忠允诚、至精至爱301,有着很多的传奇和故事,也在过去的35年里成就了我专业而精湛的护理生涯,而远洋·椿萱茂则为我从事老年事业的理想,打开了一道奋斗者的明窗。

椿萱茂和301一样,有着国际化水准的起点,这个远洋集团旗下的高品质品牌,以美国40年先进运营管理经验及服务体系为基础,以提供全方位高水平服务为追求,选择养老产业中专业挑战难度最大的业务板块——失智照护领域,选择让中国失智老人享受更有质量、更有尊严的生活,不仅为远洋·椿萱茂凝聚了自身的核心竞争力,也迅速让我感到了来自社会责任国际标准专业认同的亲切感。

从医院到养老机构,和老年人打交道,和失智症长者打交道,对我这个资深的老年神经内科护士长来说并不陌生。当我走进远洋·椿萱茂,踏上养老征程的这一刻开始,当我第一次看到精神抖擞的年轻人精心呵护长辈,让长辈绽放幸福笑容的家的文化,从内心里由衷的喜爱感便不断涌现。

第一次早交班和《家的承诺》

在椿萱茂第一次参加早交班,《家的承诺》萦绕耳边,生活助理们专注、规范、详细……颠覆了我对传统养老机构的想象,在对椿萱茂家的文化感到震撼的同时,不由自主地举起手机留下珍贵一刻。

这是一群可爱可敬的年轻人,从养老服务与管理专业毕业后来到椿萱茂老年公寓,就像早晨初升的太阳,为长辈送去温暖,为长辈带来关怀。他们在专业地为长辈清洁、协助用餐等生活照料服务的同时,进行着更深一步的服务关怀,那就是失智专业照护,这也是椿萱茂高品质养老品牌服务的特色。
知名度的背后,是椿萱茂多年来努力给长辈的关爱和回馈

智症对于长辈和长辈的家庭是一个很大的考验。对于长辈来说,失智症是可怕的,逐渐失去记忆、失去思维、失去爱与被爱的能力……使他们变得难以沟通,变得不可理喻,而对于失智长辈的家属来说,在家照料失智长辈是最难的事情。特别是当长辈出现异常的精神行为问题时,没有专业的技术指导和服务,一家人都会无可奈何、难以应对,继而生活陷入混乱之中,而现实是严峻的,在中国绝大多数养老机构,因照护技术难题,对失智照护望而却步、难以收容。

远洋·椿萱茂是特别的。从2014年开始,在国内养老机构普遍不具备接收失智长辈的能力时,椿萱茂就已经具备了国际水准的失智照护专业能力。本着为每一位长辈提供全生命周期的各层级服务的信念,专做别人做不了的事情,不仅提供适老化的环境设计,更要践行做中国最专业的养老服务--“忆路同行失智照护。让入住椿萱茂的长辈享受和美国一样国际水准的失智照护服务,是椿萱茂多年来努力给长辈的关爱和回馈。

居住在北京失智照护旗舰店——椿萱茂北京双桥老年公寓的长辈中,失智长辈数量多达70%,专业化的照料,为失智症长辈及长辈家属排忧解难,有标准、有服务、有体系,在业界享有极高的影响力,而椿萱茂在北京的在营养老公寓(青塔项目、北苑项目、亦庄项目)中,也都设有专业的失智照护专区。

柔然的初心,创造失智症长辈的“诗”与“远方”

失智照护小组活动是特色之一,椿萱茂定期组织相关知识培训,进行案例分享与讨论,共享照护体验,并通过家属支援小组活动为公众普及知识和照护理念与技能。  

另一特色就是忆路同行,所有为失智楼层长辈服务的护理员必须经过忆路同行的基础培训,通过投入生活指导、就餐体验指导、团队承诺指导、家庭关系指导、身心健康指导的五大指导方案,践行于每一天的失智照护服务之中。 

还有一大特色就是认可疗法,通过挖掘长辈个人史的关键要素,帮助理解长辈定向不良及定向障碍行为背后的原因,通过未被满足需求的情绪和行为症状,来解决长辈人生经历中潜在的问题以及人生任务,通过认可获得心灵的慰籍。

 

在照护过程中,失智楼层服务的生活助理们,时常被失智症长辈打骂、诬陷,却依然用亲切的微笑和热情的问候迎接着每一位失智长辈,接待着每一位焦虑并纠结的家属,他(她)们坚守着理想、自信前行。

A爷爷总是请求帮他给儿子打电话,护理员们不厌其烦地重复着:放心,马上打电话哈;

B馆长妄想严重发作时会追着护理员打骂直至发泄完毕,大家就猜想,她一定是受到过不公正的待遇,甚至是委屈或诬陷,才出现这些异常的举动,理解万岁吧;

音乐学院C校长每晚弹着钢琴带着长辈合唱团成员进行椿萱大合唱,却经常投诉说没有组织唱歌活动;

D奶奶曾经是一名妇产科专家,她对孩子有一份特殊的感情和爱恋,只要是提到孩子,眼睛里就放着光,孩子就是她的命根子,为了慰抚她的心灵需求,公寓送给她一个娃娃,奶奶欢喜的很,小心翼翼把娃娃放在床上,自己和衣而卧躺在床边,生怕挤着孩子,早上查房时奶奶怜惜地告诉我:这个孩子啊可真乖,从来没听见他哭过一声……

此时此景,我被深触的柔软的心里恍然明了,对失智长辈最贴心的照护就是陪他们一起回到记忆中的诗与远方。